数据集市数据集市11-09 04:00

五月槐花香


清晨,骑上单车快乐的畅游在乡间的小路上,忽然一股淡淡的清香直入我的胸怀!

“好香啊!哪来的香味啊?”我问身旁的妻子。

“槐花开了,这是槐花的香味呀!”妻快活的说着!

“ 哦!槐花的味,好香甜啊!”我禁不住内心的激动,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槐花开了,五月到了!每年到了夏季,我的家乡到处都弥漫着槐花的味道:淡淡的,甜甜的。飘散在空气中,让人沉醉!


槐花开在浓密的树叶间,你若不是站在高处或树的近旁很难看清它的模样,它像一位美丽的白衣仙子含情脉脉的耸立于云端而我们却只能闻到她的馨香却无法与它有太多过于亲密的接触。一串一串白色的槐花在浓绿的叶间若隐若现犹如碧天里的星星一闪一闪。它不像四月的油菜花那样铺天盖地一片金黄,让人一眼就能看透它饱受重压的身躯。


其实, 油菜花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可我总感觉在它的香味中老是有着些许的苦味,也许是经历了严冬太多的折磨,让它在春季也难以释怀,它要把那一丝丝的苦难孕育到种子里去。让子孙后代牢记生的艰辛。

油菜花的花粉极多,用食指轻轻一弹便会有许多黄色的花粉洒落在掌心。槐花的花粉少,花味恬淡馨香。两种花相比,油菜花像极了成熟的少妇,热烈奔放,似乎要把压抑了一冬的郁闷全部宣泄于春日的大地。而槐花则是那待字闺中的娇羞少女,轻盈、柔弱、明媚,浑身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活力与幸福感!她开放在五月,没经历过春的料峭怎能不像小姑娘一般活泼好动惹人迷恋呢!


槐花的花期不长,最多也就开十来天吧!它最后也结一种非常扁平的两公分左右的荚。荚里也有籽,这种籽不能如油菜菜籽一样可以榨油给人们带来经济效益。能否药用我也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槐花籽生命力极强每年到了秋冬季,干燥脱落后遇到雪水、雨水后就会在第二年春季生长发芽,一不留心我们的身边就有许多的小槐树在茁壮成长!


含苞待放的槐花可以食用。每到五月槐花初生、清香微露时,家家户户便会吆喝着欢呼着去掐槐花。槐花不能用手去撸,它的枝杈上有刺,稍不留心手就会被扎伤。可心灵手巧婆姨们总会避开刺,把香甜的花儿带回家,择干净花刺花叶以及一些细嫩的茸枝,把开了花的槐花挑拣出来,然后把淘洗干净的花蕾再用热水烫一烫拌上适量的面粉并加入盐、鸡精等调料弄成块状,放在笼屉里蒸三四十分钟就做出了陇东人爱吃的槐花疙瘩。香软劲道,如若再配上些小蒜和韭菜炒的炒炒菜,拌些黄瓜韭菜辣椒油和鲜蒜弄得的凉菜一起来吃,那才叫个满口生香,那才叫一个人间美味哩!

年轻人爱吃槐花疙瘩,老一辈人对槐花更是有着极深的感情。在那满脸菜色的年代里,到了五月苜蓿的枝叶已经变得粗壮无法再食用了,无法再拿来填饱孩子们饥肠辘辘的肚子时,所有的母亲们都把目光转向了槐树,转向了那如白玉般的串串槐花。母亲们领着孩子提着篮子,拿着袋子,攀爬上槐树摘下了一串又一串的槐花,蒸出一笼又一笼的槐花疙瘩,熬过了那一年又一年的艰难岁月!


五月的槐花依然飘香,陇东人对槐花的情感从来没有因为岁月的更迭而有任何的改变。我的父辈们与槐花结下了情缘,忘不了槐花疙瘩带给我们的恩情,忘不了母亲们在岁月艰辛里满心的焦虑与关爱。我喜欢槐花,我的孩子们更是喜欢槐花,喜欢吃槐花做成的疙瘩,喜欢品尝这有着妈妈味道的朴素食品带给我们的简单幸福。我们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们会年年与槐花相约。陪母亲,摘槐花,蒸疙瘩,留口福,醉生活!


别样的槐花,别样的记忆,我又再一次陶醉在这淡淡的槐花香里,久久不忍离去!

官场书屋二维码

小额赞赏

0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