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URLCacheSDURLCache11-16 05:46

【连载】一闪而过(11:大家都觉得你跟聆听比较配)

图片来自网络

终于迎来了“唱响西遥”的音乐晚会的开幕式。晚会开场前,大家都在后台准备着。聆听,邵兴,一闪和许向宇四个人坐在化妆台前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一丝紧张的神情。朴教授走过来看到他们谈笑自如的状态,舒心的笑了出来。

“看你们的状态这么放松,我就放心了!”

邵兴向朴教授保证:“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主持过大型的音乐选秀的比赛,但是我们几个都很有信心!”

许向宇说:“本来想开幕式上给您个惊喜的,但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说了。哈哈,我们是这么计划的,虽然我们是晚会的四大主心骨,但是我们可不要呆板的做传统主持。我们不仅要把晚会搞的庄严大气,而且还要把舞台做成是一个亲民化的音乐交流平台。”

“向宇说得对,我们力求的就是在第一场开幕式上就打响‘唱响西遥’的音乐比赛理念,让热爱音乐的人可以相信我们的平台,并且爱上我们的平台。”聆听画好眼妆后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一闪在补脸妆,显得有些应接不暇。她努力的在化妆镜中寻找到朴教授的身影,挤出一丝笑容:“反正朴教授您就等着看现场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哈哈,好啊!”朴教授睁大眼睛,眼前这几个信心实足的孩子,让他莫名的有种踏实的感觉。

朴教授拍拍邵兴和许向宇的肩膀,因为最近一直忙着学校里的事,都没时间关照,几乎是“冷落“了他的这几个爱将。听着他们滔滔不绝讲着自己的想法创意,朴教授欣慰的笑了。

“对了,你们四个主持的路线是怎么安排的?”

邵兴浅笑着答道:“哦,是这样的!许向宇跟一闪负责幽默搞笑的部分,而我和聆听负责撑起庄重大气的场面,保证晚会现场既不失亲民朴实又不失严谨。”

“哦,不错不错!哈哈,不说了,你们好好的准备吧,一会儿就该上场了。我就坐在台下,等着看你们精彩的呈现啊!”

“没问题!”

送走了朴教授,四个人又利用的短暂的剩余时间熟悉了一下台词后,开幕式就正式开场了。

待稀疏的掌声平息,音乐渐起,邵兴牵着聆听,许向宇牵着一闪迈着他们自信的步伐优雅从容走进舞台现场。他们激情饱满,台风自如,看不出一丝的紧张与慌乱。

虽然只有接近七成的上座率,而且不时的还有一些观众在观众席走来走去,大声讲话。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晚会里,邵兴和聆听,许向宇和一闪四个人的配合默契十足,珠联璧合。不仅把晚会的节目呈现的异彩纷呈,而且还使的台上台下的音乐交流持续高潮。观众也由一开始无聊看热闹的心态,慢慢的开始安静的坐了下来。不仅鲜少再有随处走动,甚至还被台上四位主持人的温馨而又不失幽默的台风所感染,争先恐后的加入进了音乐交流的环节。而待晚会结束的时候,大家的心态更是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不再漠视的看待这场音乐晚会,甚至还意犹未尽的询问起了主持人说正式开赛是什么时候,自己还会来观赛。

朴教授一直坐在观众席的前排。他一开始便从导演那儿知道了此次开幕式的“惨淡”现场。但他却对他的这四个爱将很有信心。结果他们确实是不负众望。不仅成功的挽回了“唱响西遥”开幕式的面子,还很好的宣传了“唱响西遥”对纯真而又纯粹的音乐追求的理念。而且更重要的是,还使得大家对选秀比赛由“冷眼相向”的态度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了。简直是众望所归。

聚光灯全部亮起来了,晚会也结束了。朴教授穿过人群来到舞台上,对着邵兴他们竖起大拇指。

邵兴忙摘下耳返走到朴教授面前:“没有给您丢脸我们就放心了。”

一闪挽着聆听和许向宇也走了过来:“朴教授!”

“哈哈,你们很棒!超出了我的意料呀。”朴教授心有余悸地说,“其实我一开始从导演那得知了今天上座率的问题,不过看到你们的表现我正欣慰我当初选了你们!你们让我看到了希望。”

许向宇说:“其实我们刚看到现场的时候也震惊了!”

一闪说:“虽然观众席零零拉拉没有坐满,观众席还有走动和说话的,但是我们看得出来,还是有很多人在认真看我们的开幕式。”

聆听说:“是啊,哪怕有一个观众认真看节目,我们都得好好主持下去。这是我们在开场前说好的。”

邵兴说:“还好,现场状况越来越好了,好多要离开最终都坐下来看完了。”

一闪说:“观众一定是被许向宇的冷笑话冻得走不了,哈哈……”

许向宇说:“你怎么不说是被你半场时清唱的那首《冰雨》给挡住了,哈哈……”

“……”

看着他们开心的谈论着,朴教授但笑不语。在他看来,不管将来会发生怎么样的状况,显然的,站在他眼前的这四个爱将一定都会默契十足的处变不惊,泰然处之。

朴教授代表导演组对他们的表现给与了肯定和嘉奖。并允许了他们开庆功宴,庆祝首场开幕式的顺利举行。

一闪一听可以开庆功宴,便欢呼雀跃的嚷嚷着要去KTV办庆功活动,于是大家相约好次日上午在校外不远的一家知名KTV庆功。

一闪来到KTV的时候,邵兴他们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大家都到齐了,便点歌的,唱歌的,喝酒的,打牌的热闹了起来。一闪只喝饮料不喝酒,被许向宇调侃说没有酒量,还是个嫩丫头。一闪也不服软,一个劲的挤兑许向宇说他故作深沉,装老练。

就在两人拌嘴的时候,大家伙突然嚷嚷着要聆听和邵兴两人合唱男女对唱情歌。聆听一直在进酒,听到大家的招呼后,便大方的站了起来,接过了麦克风。而邵兴则是刚才一直在包间房外接电话,才领着伍进走进来,就被大家伙推到了聆听面前。

邵兴有些尴尬,一闪就在他的后面,而且还和着大家的拍子也鼓起了掌。他冲伍进挤挤眼睛:“啊呀,这首歌我以前唱过,都被我给唱毁了。让伍进代我唱吧,这首歌他最拿手了。许向宇你说是吧?”邵兴又向许向宇发出求救的“眼波”信号。

“就是,邵兴你还真不如伍进唱的好,我跟你观点一样。觉得你会毁了这首歌。”

“所以说嘛……”

“你们俩夸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伍进的脸涨得通红,没想到才跟聆听见过一面的他,居然有机会跟聆听对唱情歌,着实让他“受宠若惊”。

邵兴跟许向宇一唱一搭的把伍进推到了聆听面前。

伍进怯怯的走进,飞快的瞟了一眼聆听。聆听喝了一点酒的原因脸有些微红。“嗨,聆听,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聆听认出了这个在酒吧里,第一次见面便一直偷看她的男生。聆听礼貌的回应伍进:“你是刚过来啊!”

“是啊。”伍进被聆听的微笑已经迷得有些失魂落魄了,慌乱中他从旁边人手中取过麦克风:“我来替邵兴唱吧!这首歌我最拿手了!”

“伍进,加油!”邵兴和许向宇带头叫了起来。伍进受到大家的鼓励后,走到聆听旁边,伸出右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聆听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她不好推辞,只好把手交给伍进走到了台前,跟伍进合唱了首经典的男女对唱情歌《我对你有一点心动》。并把庆功宴的现场气氛推到了高潮。

邵兴见聆听和伍进一起手拉手唱了起来,便窃喜的悄悄来到一闪旁边坐了下来。一闪一直专注的听着聆听和伍进的歌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走进。

“一闪,听的这么专注啊!”邵兴在一闪的眼前晃了晃手臂。

“噢!”一闪回过神,对邵兴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刚才都不见你,很忙嘛!”

“没有,”邵兴急忙解释,“刚才伍进给我打电话说他在隔壁所以就过去看一下他啊,你知道的,他喜欢聆听,所以……”

“哈哈,话虽然这么说。”一闪突然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邵兴:“可是我们大家都觉得还是你跟聆听比较配呀。”

“……”

“一闪!”聆听突然转过身叫道一闪:“快来啊,接下来这个歌是我点给咱们俩的!”

“我来了!”一闪冲邵兴吐吐舌头,便跳到了聆听前面,接过了伍进手里的麦克风跟聆听手拉手的唱了起来。

邵兴望着一闪,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一闪刚才的一句话,让他这么多天以来的担心瞬间成真。

伍进走了过来,他还没从刚才歌唱的氛围中走了出来,嘴巴一直乐得合不拢嘴。伍进拍拍邵兴的肩膀后坐了下来。“邵兴你知道吗,刚才我好紧张啊,手一直冒汗,差点唱错。也不知道聆听刚才有没有察觉,好险啊!”

“有什么好紧张的,放轻松!”邵兴虽然心里浮躁不安,但他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抬头望了一眼犹然沉浸在歌唱中的一闪和聆听。聆听正好的回眸看了他一眼,微笑甜美的让邵兴顿时脑间一片空白。

“喂!邵兴,想什么呢?”许向宇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来,进你一杯了!”

邵兴接过酒吧,表情却一直僵着:“向宇,你说我是不是一个没用的人啊!”

“什么话!”许向宇打断他,“你小子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说起胡话来了?来我给看看。”说完便顺手去摸邵兴的额头。邵兴一个抽冷子将他的手打落了下来。

“我是很严肃的!”

“我也是啊!”许向宇附和着说道,他其实看出了邵兴的心思,知道他夹在聆听和一闪中间左右为难,他凑近邵兴坐下:“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其实要想解决问题,很简单啊!”

“怎么简单了?”邵兴皱着眉头,用一种渴求的目光盯着许向宇。

“那就是你赶紧对一闪表白。你们俩一旦好上了,聆听还能怎么样,还不就退出了。”

“话虽然这么说,”邵兴放低声音,软软的靠住沙发:“但是没有合适的时机呀,而且一闪现在也跟大家一样以为我跟聆听…”

“哇!不会吧!?”许向宇瞪大眼睛看着邵兴:“你小子还真是……”

邵兴苦笑着,举起手里的酒跟许向宇碰后,一饮而尽。定眼望去,对面犹然兴奋的聆听和一闪,正交谈甚欢,吵闹的跟大伙玩着游戏。突然有同学要进一闪酒,一闪吐吐舌头,转身回到了她之前坐过的地方,拿起饮料杯准备碰杯。

“一闪,这可不行啊!”

“怎么不行了?”一闪眨眨眼睛。

“我们大家拿的可都是酒啊,你拿饮料跟我们碰,很不厚道啊。”

“就是啊!”

“可是我不会喝酒啊,”一闪无辜的看着对面的同学,“这样吧,我以饮料代酒,一会儿你们罚我什么都可以,我都不会反抗。”

“那可不好……”

“一闪你就喝点吧,没事的!谁都有第一次嘛。”

“就是!”

“就喝一点点,没关系的。”

一闪苦笑着面露难色:“可是……”

“我来代她喝吧!”聆听帮一闪解围,拿起手里的酒杯:“一闪胃不好,我代她喝!这杯怎么样,够满的吧?那我先干了啊!”

“哦,好!干了!”

望着聆听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一闪心里感动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只有在心里默默的庆幸自己可以交到这么贴心的朋友。

坐在旁边一直想去帮忙的挡酒的邵兴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刚才特意留心了聆听的话。

原来一闪的胃不好。聆听都知道,他却还不知道?

“向宇,你知道一闪的胃不好这件事吗?”邵兴端起茶几上的酒杯,去找许向宇碰杯问到。

“知道啊!”许向宇迎着邵兴的杯子碰上:“干杯!”

“你怎么知道?”邵兴困惑的看向许向宇:“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我是那次滑真冰的时候,齐昭告诉我的!对了,你那天好像是去送聆听回校了。”

“这样啊!”邵兴松了口气,“那就是说一闪没有跟咱们说过了。”

“那倒是。”许向宇望了一眼站在自己正前面,还在帮一闪喝酒的聆听说道:“你呀,刚才真不该让聆听帮一闪喝酒,这不又错过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

邵兴听了许向宇的话,觉得很有道理,慌忙起身,准备走过去换下聆听,然后自己代一闪喝酒。许向宇拉住他:“哎,你干吗去呀?你不会现在要过去吧!?”

许向宇把邵兴按着坐回沙发上,无奈地说到:“你说你,IQ、EQ都挺高,怎么偏偏不会谈恋爱呢?”

“怎么了?你干吗不让我过去?”

“我说,你现在过去,到底是心疼聆听还是一闪?”许向宇表现的很有耐心。

“当然是……一闪!”邵兴才明白许向宇拉住自己的意思。

差点又搞出什么误会,好险。

“伍进!”许向宇见邵兴瘫坐在一边,知道他刚才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便想着帮他:“喂,聆听都喝的那么醉了,你也不上!?”

“哦。”伍进很快便明白了许向宇的意思,忙走到聆听面前。聆听因为喝了酒的原因,脸色微醺涨红,伍进扶助聆听:“聆听你不能再喝了,我也是一闪的朋友,我来帮一闪喝啊。”

“我们现在罚的可是聆听!”

伍进冲一闪眨眨眼睛暗示她扶聆听离开:“我帮她喝啊!行吧?”

“哦,好!”一闪意会的点点头,说完便扶着聆听往沙发上靠。聆听摆摆手:“我的酒量很好的,不会这么快就醉的。”

一闪叫许向宇让开座位给聆听,扶着她坐下:“聆听你已经喝了很多了,不可以再喝了。”

聆听笑的很甜美,她一转头,邵兴正坐在她的旁边。酒劲一上来,她觉得自己有好多话想对邵兴说:“邵兴……”

邵兴帮一闪扶着聆听做好,才坐下来,就听到了聆听的叫声。他转头看了聆听,聆听的眼神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看上去魅惑而又迷离。他努力的避开聆听的眼神,招呼许向宇和一闪:“聆听她好像喝醉了,我去前台帮忙拿一杯醒酒果汁去,你们先照顾她啊。”

“嗯,好的!”

说罢,邵兴便起身准备离开包间。聆听摇摇头,她的脑袋连通胃一起,眩晕了起来。她抓住邵兴的手,努力的抬起头:“邵兴你不要走,我有话对你说……”

邵兴避开聆听的眼神,挣脱开聆听的手看向一闪:“一闪你先扶助聆听。”邵兴的话还没说完,聆听便站起来,捂住嘴巴起身跑向门外。

“聆听……”

“她应该是去吐了,一闪你跟上聆听去看一下啊!”许向宇见一闪和邵兴都愣在一边,赶忙招呼一闪去看聆听。

“哦!”一闪才反应过来,拿起茶几上的纸巾和纯净水跟在聆听的后面也出了包间。

许向宇拍拍邵兴的肩膀,凑上前去:“好险,差点酒醉表白啊!”

“去!”邵兴脸色涨红,神情窘迫的站在原点,看一闪跟出去后,拍掉许向宇的手:“你小子尽会幸灾乐祸,损!”

“哈哈,”许向宇笑得前仰后合的:“邵兴啊邵兴,你说你,真是辜负了这张帅气的脸呀。”

“一边去!”邵兴不满的白了许向宇一眼。

官场书屋二维码

小额赞赏

0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