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键主键12-03 12:03

老寿星

老寿星

眼不花,耳不聋,拄着拐杖到处走,生活自理的姥姥是乡里首屈一指的老寿星,已100岁的高龄,从民国时期到解放战争,再到新中国成立到现在,这是位跨世纪的老人,她的经历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姥姥,不是我的外婆,是我的太奶奶,爷爷的母亲,我们这叫姥姥。

当年可是坐着大红花轿嫁过来,我问她坐花轿美不,她说一晃一晃的,还不如走路,哪像现在豪车接送。那个年代缠足之俗仍旧存在,大姑娘美不美,先看脚。三寸金莲,畸形的美。看着她那变形的脚趾,就能想象到那种疼。听她说,缠足初期有时疼得都没法下地,后来慢慢成型,也就习惯了。

在我年幼时期,姥姥就像一部历史书,给我讲民国时期的缠脚,抗日战争时的躲鬼子,红军进村入住,大锅饭,大练钢铁、农业合作社、挣工分,三年自然灾害等等。那段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红薯、红薯面、红薯叶子以及喝红薯汤的苦日子,至今让她难以忘记,白面只有过年才能吃到,那份珍惜和欣喜之情,如今现在物质富裕的人们很难体会。

人老了,貌似身高就会缩,姥姥的背由于生活重担早已弯曲,如今越发显得瘦小。姥姥的背,背起过两代人,爸爸这辈还有我这辈。从奶奶家到我家有四里地远,小时候自己懒不想走,而姥姥又疼孩子,就一路将我背到我家,累的时候就在路旁的那个大圆石头上休息,这个石头至今还在。犹如见证者,提醒我曾经的美好。姥姥宠孩子,尤其是对我和我哥,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们留一份。说不让她留,自己吃吧,就是不听。以至于,有时回到老家,她光说让你吃着吃那都能说半天,着实拿她没办法。犹记儿时,她带着我们几个孩子娃,去山坡上玩,数火车,编草绳,和火车上的人打招呼,一有人回应,我们都兴高采烈。许是上了年纪,记性不好,人都变得爱唠叨。每次回老家,姥姥都对我嘘寒问暖,问我在校冷不冷,宿舍几个人,她们家都是哪的,回来坐车咋坐,在校吃的啥等,有时你前头说,她后头忘,过一会儿,又问你同样的问题。也许这就是唠叨的爱吧,有些人想要还没有呢。有时她会给你讲一些陈年旧事,其实你都听过好几遍了,不过为了满足她说话的欲望,还是忍着听下去。

年轻时,太爷爷常在外,家里里里外外全靠姥姥管,以致管成了习惯,到老还是放不下。每晚都叮嘱你上好门,把油盆面盆盖好,灶房门关好,不让她管,她就是管,改不掉,有时也真把你烦得无语。比如家里的狗,一般都是白天栓,晚上放。有时有事不想把狗过早解开,想晚会儿再放,姥姥能在你耳边唠叨半天,她也不去睡,非要你把狗解开,说栓了一天啦,该解开撒撒欢啦等等,让你有种恨不得把狗杀了的冲动,好清静下耳根。太唠叨也不是件好事啊。

现在的人哄孩子睡觉,唱什么摇篮曲啥的,而我小时候可是听着姥姥的方言曲,快乐入睡的。有天下午,姥姥又在说曲儿,我趁兴记了几首。一到我写不出来,让她再说一遍时,她都得从头说起,不会从中间说,好可爱。就像我们好多人想起十二生肖时,想哪个生肖排多少,都得从头念起一样。

第一首:荠荠菜

荠荠菜水上漂

俺跟姐姐一样高

姐姐嫁俺也嫁

姐姐骑着好白马

俺却骑着树枝叉

姐姐拿着花鞭子

俺却拿着树梢子

姐姐枕着花枕头

俺却枕着老母狗

翻翻身咬一口

咬住哪咬住屁股

黑面糊白面糊

一糊糊个花屁股

第二首:小白鸡

小白鸡皮薄

杀俺不胜杀那鹅

鹅说脖子长

杀俺不胜杀那羊

羊说四只白蹄朝天走

杀俺不胜杀那狗

狗说黑天白日俺看家

杀俺不胜杀那马

马说长块地是俺犁

杀俺不胜杀那驴

驴说磨白面大家吃

杀俺不胜杀那猪

猪说喝恁恶水吃恁糠

唧唧咛咛见阎王

第三首

三小雏就地滚

骂着汉子不买粉

买来粉不会擦

骂着汉子不买马

买来马不会骑

骂着汉子不买驴

买来驴不会套

骂着汉子不买轿

买来轿不会坐

骂着汉子不是货

第四首

七岁女要出家

一双爹娘劝不下

一修行比他强

不给男丁纳板缝衣裳

二修行比他强

不怕敞怀露胸膛

三修行比他强

砖砖块块俺坐下

不动烟火俺喝茶

第五首

清早起来心在落

一心盼道朝中原

山又高路又远

土地灶爷送送俺

翻过去山到府店

金钱石上俺看看

众香客紧紧力

赶黑住到君兆

住下店四下逛

中王爷泪涟涟

一双爹娘在后山

有心搬到前山坐

前世修行没跟严

喝罢汤、人名点、点住人名、真经念

一更来点明灯

众香客念真经

二更来点明蜡

众香客都跪下

三更来半夜坐

中王老爷当阳坐

四更来冷清清

众香客盼天明

五更来天要明

众香客都登城

出来店门好消停

逛逛君兆啥光景

叫店家把门闪

拐回来还住咱这店

农村的老年人,生活及其单调,尤其是不识字的老年人,看不懂书、新闻,有的戏也听不懂,这就更显得乏味空虚了。有时候看着她们吃完饭后,坐着无所事事,仰望天空,一脸的落寞和空虚,让你感到心酸,不可能每时每刻陪着她聊天,让她们听戏吧,老是那几个,新的又听不懂。排解寂寞,唯有几个人聚一起,东扯扯西扯扯,东聊聊西聊聊,生活就这么简单重复,让你闷得慌。

都说八九十岁是人生的一大关,扛过去了,往后就会健康长寿。姥姥就是如此,她扛过来了,至今身体健康,没有出过大毛病。上初中那年,姥姥已88岁高龄,大病一场,在医院昏迷不醒,医生都下病危通知书了,说回去准备后事吧。谁知回来后,信基督教的姑姑带领基督徒为其祷告,当天姥姥就醒过来了!从此姥姥对基督教深信不疑,成为忠诚的基督徒,每天为我们这一大家子祈祷,从无间断。

家里有车后,爸带着爷爷奶奶姥姥到周围景点游览,想着去远点的景点吧,但是不方便,也就作罢。看着照片里她们开心的笑容,心里暖暖的。姥姥游玩回来,还不忘分享,讲讲她看到的一切。在白马寺,游客看到我姥姥,尤其是她那双三寸金莲,都纷纷和其合影。在陆浑水库,爸爸把姥姥、奶奶背上船,一大家子乘船游览库区景色,其乐融融。她们都是第一次坐船,开心的不行。姥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域,以至于当他人说起马航失事,飞机找不见时,姥姥来了一句“是不是掉到陆浑水库了,那可真大,不好找啊”,我们哈哈大笑,太幽默了。

如今的人们特别注重养生,注重营养均衡,补这补那,也没见几个长寿的。姥姥从苦难时期活到现在,吃的只是五谷杂粮,鸡蛋奶粉,最近几年才吃钙片,并没有特意吃什么营养品,也许纯天然的才是最好的。至于长寿的秘诀,也真没啥,只有一条,凭良心做事,好人总会有好报。姥姥人心好,与人随和,有福报,所以长寿,虽然有时说的话不经大脑。有次和姥姥聊天,我说你要活到130啊,给我哥带孩子,她哈哈大笑,哪有活嫩长的,还不成仙了,看着你哥结婚,你也嫁出去,我就心静了。心里莫名的感动,夹杂着难受,这份爱难以报答。惟愿姥姥健康长寿,尽享天伦之乐,无疾而终(这是人生的一大福报)。

官场书屋二维码

小额赞赏

0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