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士奇二哥哈士奇二哥12-20 00:23

《情深深雨蒙蒙》中,为什么书桓选择的是依萍而不是如萍?

最近《情深深雨蒙蒙》中依萍和书桓在火车站号称吻了七七四十八天的“尬吻”片段冲上了热搜,连当事人都不禁调笑这段吻戏“太豪放了”“破了世界纪录”,众位小伙伴也表示这段“众人帮撑”的吻戏毁三观、毁童年……

童年记忆中,琼瑶阿姨的几部电视剧可谓步步都是不可磨灭的经典。排在第一的肯定就属每年寒暑假必播的《还珠格格》,紧随其后的就是这部《情深深雨蒙蒙》。说到这部以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陆家为故事主轴的电视剧,不得不提的肯定就是陆家两个女儿陆依萍、陆如萍、何书桓、杜飞四人之间的爱恨纠葛。

除却何书桓是不是渣男这个问题,剧中的书桓可真谓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存在,陆家的两个女儿依萍和如萍都对他用情至深,一个渐生情愫,一个一见钟情。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书桓也曾无数次左右摇摆过,在爱他的两个女人难以抉择,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始至终书桓选择的都是依萍。

论长相,依萍和如萍平分秋色,不分上下;论家室,虽然同是“黑豹子”陆振华的女儿,但从依萍身上那条条血淋淋的鞭痕方知谁更受宠?论学识,如萍是贵族学校圣约翰毕业的高材生,依萍毕业便进了大上海成了人人皆知的“清纯佳人白玫瑰”。而如萍最先认识书桓,占得先机,更有尓豪这个“红娘”哥哥在耳畔说尽好话,天时地利上如萍无疑是完败依萍的。

性格上,依萍的人物设定似乎也不怎么讨喜。她敏感尖锐,不劣方头,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可能竖起尖刺,转而语言攻击;自尊心强,从不示弱,倔强倨傲,难以掌控,连书桓很多时候都束手无策。他两恋爱模式基本上都在不断争执、吵架、道歉、和好的模式。相比如萍,可能更符合现在很多男人心目中恋人形象的设定,善解人意,温婉贤淑,单纯可爱,最重要对书桓一片真情,无怨无悔。

剧中,当如萍问书桓如果没有依萍介入他们之间,会不会爱上她的时候,书桓坚定的回答如果没有她我会爱上你。书桓无疑对于这样的如萍是有好感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喜欢的。可是在一场大雨中遇到那个伤痕累累的依萍后一切便改变了。一次见面,是好奇;两次偶遇,是吸引;三次出现,便是倾慕。而曾对如萍这段若即若离还未水到渠成的情感只能默默压在心底。

“也许每一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和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和白玫瑰不同的是,书桓的白玫瑰热情似火,红玫瑰恬静优雅。红玫瑰有情有义,暗恋至深,可是书桓遇到这样的”白玫瑰“之后便全然不顾,已然爱的轰轰烈烈,干柴烈火。“朱砂痣”和“白月光”难以抉择的千年难题,为何在书桓这里,便一往直前选择了在大上海的那个“白玫瑰”呢?

剧中书桓的设定是一名申报记者,家境富裕,才高志坚,深情款款,是剧中的“大众情人”。按照书桓的成长经历,自然身边少不了像如萍这样的温柔如水、温婉贤良的大家闺秀。但是如萍和她们又不一样。虽然性格懦弱善良,但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坚强却让书桓刮目相看。就如书桓在剧中评价如萍,外表看起来脆弱,内心却比任何人都坚强。尤其在追求爱情上,不依不饶,无惧付出,即使灯蛾扑火也在所不惜。这样的如萍对于阅女无数的书桓来说的确是惊喜的。

但这份惊喜远远没有依萍的“特别”来的剧烈、震撼、深入人心。

那个在雨中偶遇伤痕累累却愤恨说自己没有名字的依萍,那个在大上海唱着靡靡之音、搔首弄姿的依萍,那个在书桓被保镖打的鼻青脸肿而痛哭流涕的依萍,那个提到“那边人”便瞬间翻脸说狠话的依萍,那个不顾一切保护母亲,善意对待李副官一家人的依萍……

冷漠。诱惑。有情。刚强。善良。

这样的女子是书桓生命中不曾遇见过的,试问书桓的一生之中有几个这样似火似水、性格鲜明、敢爱敢恨的女子?

就如依萍在大上海舞厅所唱到《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用这首徐志摩的词来形容依萍和书桓的偶遇和相爱再恰当不过了。如云一般飘忽不定的依萍,和书桓相逢在一个雨夜的晚上,即使那样狼狈不堪的依萍,浑身湿透,满是伤痕,依然傲气的像一个落魄公主一样。落花无情,流水有意,这样特别的依萍是让书桓诧异的、惊喜的……

周围的女子毫无二般,像迷一样的依萍突然闯进书桓的生活,无疑对书桓来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如书桓所说,依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惹得人去探索,去发掘,去了解她的内心。较之如萍,便是知根知底,一眼能望到底的女孩。她足够的完美和适合,可是对于书桓来说,诱惑力上就显得颇为乏善可陈。如同那句“你好的无以复加,但是却不够特别”是一样的道理。

我想,如萍可能败就败在这份“特别”上。

PS:觉得我写的还阔以的,点个赞,求关注,么么哒

“一万个读者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大家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官场书屋二维码

小额赞赏

000
评论